2020.2.25

    我们医疗队定下了一个很好的沟通交流方式,每天晚上八点钟视频会议。晚饭过后,室内稍微活动一下,向领导和家人汇报了一下当天的情况。很快八点钟了,第一次用这种视频会议,不太熟悉,但还算顺利。

 

    视频会上,王队长首先讲话,然后其他几位小组长把各小组工作开展情况作了交流汇报。整个会议听下来,过半的小组已经进入自己对接的医院,多数进展比较顺利。当然,万事开头难。一开始,大家还是花了许多时间和精力去熟悉环境,还有两个小组不仅进入医院,有的已经进入病区与患者交流,为他们做心理疏导。从会上了解到,新冠肺炎症状相对较轻的方舱医院,对心理医生的需求更多些。因为方舱医院患者比较多,空间相对比较拥挤,患者的情绪受很多因素影响,不是很稳定,部分工作人员也存在情绪低落的现象,需要及时的心理疏导。

 

(每晚八点的视频会议)

 

    由静安区精神卫生中心吴院长带队的小组进入方舱医院后,遇到了不少困难。因为他们进去的时候穿了两层防护服,再加上第一次去经验不足,方舱里面温度较高,出汗多,两个小时下来,队员们就感觉胸闷透不过气,尤其带了眼镜的队员,眼镜上都是雾气,看不清楚,耳朵、鼻子也压得生疼。尽管如此,他们还是坚持了四个多小时。我想,以后慢慢习惯且熟练了,应该会好些吧。

 

    会议持续到晚上九点多,队长让非党员先下线了,留下的是三十多名党员,我也是其中之一。王队长传达今天下午在武汉召开的上海援鄂医疗队党支部会议精神,转达了上海市委领导给予的关心慰问支持。目前全市共有九批医疗队援鄂,约1600多人,其中党员700不到,占百分之四十左右。第一批来援鄂的医疗队正好一个月了,我们是过来最晚的医疗队,队长王振任我们的临时党支部书记,他要求党员同志要充分发挥模范带头作用,同时要考察推荐医疗队里的年轻人,优秀的尽早发展入党。

 

2020.2.26

    今天是前往金银潭医院的第一天。八点一刻我们下楼集合,八点半乘坐专用大巴出发。先路过儿童医院,五位儿童医院的队友下车,随后路过一家方舱医院,九点到达金银潭医院(武汉市医疗救治中心)。

 

    王队长带领我们小组五人,和前来迎接的院领导及相关职能部门负责人一起沟通交流,了解医院的整体情况。

 

    金银潭医院平时患者不多,医务人员工作量较小。如果不是这次新冠肺炎疫情暴发,金银潭医院仍是默默无闻。张院长耐心细致地给我们介绍目前医院的总体情况。作为武汉首批收治新冠肺炎患者的定点医院,这里的重症患者比较多,目前医护人员逾千人(其中有许多援鄂医疗队员),极大地缓解了医院的压力。张院长说,之前患者多,但医护人员严重不足,大家加班加点无法休息,确实需要心理疏导,但其实最需要心理干预的是他自己。虽然看似玩笑,但也确实感受到了院长的压力。听其他人说,张院长的爱人也感染了新冠肺炎,但院长实在太忙了,已经无暇顾及家人。看到我们的到来,张院长非常激动:“早就需要你们心理医生的支持,上海的心理专家最好!”还不时叮嘱我们要首先保护好自己,再根据需要来疏导患者及医务人员,并细心周到地帮我们在清洁区安排了两个房间,作为我们心理小组办公室。

 

(杜文永在金银潭医院留影)

 

    我们五人小组讨论了下一步的工作方案,一致认为可以让医务人员及患者通过扫码进行心理状况评估,初步筛查干预人群,尽量通过热线电话或微信视频咨询,特殊需要者可以在做好防护的情况下进入隔离病区,这样一来,既能有针对性地开展心理干预,又能保护好自身安全。医务人员还可以安排来心理咨询室咨询或疏导,但也要做好基本防护,间隔一米以上距离。如果需要疏导的医务人员较多,还可以考虑团体治疗、巴林特小组治疗等方法。当然,实际操作,还要根据具体情况边实施、边总结、边改进。

 

    令人可喜的是,听说今天,有两位青年队员递交了入党申请书!

 

20200227

    昨天,金银潭医院领导在用房十分紧张的情况下,仍给我们争取到了两间诊室。

 

    今天一大早,王队长带领大家抓紧时间布置诊室,力争尽可能温馨舒适,而我们也本着不给金银潭医务人员及领导添麻烦的原则,尽量自己解决。我们还准备给医务人员及患者各写了一封慰问信,准备张贴海报及易拉宝,但是因武汉封城无法采购所需材料。

 

(给医护人员的慰问信)

 

    上海市精神卫生中心领导听说后给予大力支持,表示尽快将相关材料由上海运往武汉。大家齐心协力,分工合作,有的动手做标识,有的组织撰写慰问信内容。用词也要考究,甚至慰问信底稿颜色,字体大小都要力求最佳,尽可能让医务人员及患者感受到信心和动力。我们还想到了制作评估焦虑情绪的电子版量表,方便需要者扫码评估。

 

(医疗队员自己动手制作标识)

 

    下午我联系上了嘉定第一批来援助武汉的三位护士姐妹,正好她们也在金银潭医院。他们已经过来一个月了,两位年轻的护士妹妹因为要上中夜班未能见到。安亭医院的陆庆红老师正好白天上班,陆老师午饭后利用休息时间来到门诊看我们。给我们详细介绍了目前在金银潭医院里的上海援鄂医疗队的一些情况,患者的症状及情绪,为我们心理干预提供了第一手临床资料。陆老师说护士们工作量非常大,她所在的北四病区目前30多名患者,负责的7名医生都是武汉本地的,而35名护士则是上海过来支援的;另外还有北二和北三两个病区的医护人员全部都是来自上海的医疗队。“病区的医生和我们上海的护士姐妹们相处得非常好,夸我们不仅业务精湛,素质也特别好。”说到此处,分明看到陆老师上扬的嘴角,溢出了自信的微笑!我们上海来的可都是百里挑一的骨干,我们代表的是上海技术和上海素质。大家都很努力,要求做到最好。

 

(杜文永与安亭医院陆庆红合影)

 

    后来我们问起:“咱们上海来的姐妹们有没有什么情绪及睡眠问题?”陆老师说,刚来的那半个月特别苦,不仅患者比较多,物资供应不上,饭菜也吃不习惯,大家又被分散在当地的护士里面,各个病区护理操作也有差别,那个时候感觉特别难,很多护士睡不好。有不少护士要靠安眠药才能勉强睡几个小时。最近半个月好多了,新冠肺炎疫情有所控制,患者总数也少了些,我们上海来的护士及医生又单独接管了两个病区,后方支持也很好,供应充足,饭菜也改成上海口味的。现在的问题就是,来武汉一个多月了,特别想家,护士妹妹基本上都是八零后九零后,她们大多数孩子都还小,大家都期盼着疫情早点结束,早点平安回上海。

 

    听到这些,我们也很心疼这些护士小妹妹,他们为了打赢这场疫情防控战,无私奉献和自我牺牲的精神深深感动着我。而缓解医务人员的心理压力也正是我们此行的重要目的之一。当然,也要积极处理好患者的心理问题,让他们更好地配合治疗,促进早日康复。

 

    晚上,王队长和青浦区精神卫生中心的汪晓晖副院长一起去参加上海医疗队会议,为金银潭医院上海医疗队的25名护士分批做了巴林特。

 

(当晚的巴林特小组活动)

 

链接:什么是巴林特?

    由一位医护人员提供在工作中感觉陷入困境的案例,小组其他成员探索在特定的时间里病人和医护人员之间的事情,探索在这个事情中起作用的因素,探索临床案例所展示的谜团。

 

    巴林特小组活动,旨在促进对于医护人员和病人之间关系的理解和思考,加强医护人员对医患关系的关注,从而更好地理解患者的情绪和心理特点,也有助于医护人员处理自身的情绪和发展人格,提高沟通技能,同时缓解职业压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