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03.13                  

    武汉的夜晚仍然很阴冷,夜里有时会冻醒,王队长交给我的方法,把被子折成两层盖,昨晚一试,效果不错。特殊时期,不能开空调,反而要多开窗通风,酒店服务人员很少,衣食住行大多需要志愿者协助,所以自己能克服的尽量少去麻烦别人。

 

    今天一早再次接到金银潭医院北五病区的会诊申请,我和王队长如约而至。北五病区半个多月前由湖南援鄂医疗队接管,今天要会诊的S女士,是一位六十多岁的患者,她于1月中旬出现发热咳嗽症状,经相关化验检查后确诊为新冠,收治于汉口医院。经过一个多月的对症治疗,效果不佳,一度出现呼吸衰竭转为重症,加之其伴有甲状腺功能减退,患者出现了焦虑抑郁失眠症状,甚至划破手腕欲自杀。幸好被及时发现,经抢救后现生命体征平稳,予抗抑郁、促眠治疗后,患者情绪及睡眠有所好转。因为疫情整体好转,逐步调整合并患者到定点医院治疗,昨天S女士转入了金银潭医院。

 

    评估下来患者目前情绪略低,睡眠进食尚可,处于轻度抑郁状态,电话联系其丈夫(仍在隔离点观察),了解到患者既往无明显焦虑抑郁病史,建议继续维持原有治疗,密切观察患者情绪及病情变化。因甲状腺功能减退也会引起情绪低落,也与管床医生沟通,注意复查甲状腺功能,必要时内分泌科会诊协助处理。希望通过多学科协作,S女士能配合医护人员一起战胜病魔,早日康复与家人团聚。

 

    之前一直被网上的一些援鄂报恩的故事所感动,没想到,今天会诊时竟然遇见了一回现实版。病区里正在进行操作的是一位来自四川的援鄂护士,才20岁左右,在我们感慨小姑娘这般年轻便如此有担当时,她爽朗地接话道,“我已经长大了,我是来报恩的。”原来小姑娘是汶川地震的幸存者,当年全国医疗队奔赴汶川营救他们,现在她终于从医了,要来报恩。套用网上流行的那句话来说,就是“you滴答滴答me,I哗啦哗啦you!”哎呀,泪目啦!

 

    得知我们是进驻金银潭的心理医生,两名外地来武汉驰援的90后护士主动要求合影,“比心”表达战胜疫情的信心。这一次战“疫”有太多的90后让我们刮目相看,不仅是护士,还有路上的志愿者和许许多多活跃在各个岗位上的,这些年轻人正在点亮未来的希望。

 

 

    2020.03.14          

    上午九点半,嘉定区委书记章曦、副区长王浩以及我们区卫健委的郑艳辉书记和方云芬主任,连线慰问我们嘉定援鄂医务人员。在悉心询问我们的状况后,一再叮嘱我们要注意自身防护,也让我们放心工作,不要有什么顾虑,家里有什么困难和需求都会协助解决。我们六位队员都很感动,有家乡人的时刻牵挂,我们一定全力以赴完成任务,争取早日凯旋,不胜不归!

 

    今天王振队长电话咨询了一位女大学生L让我印象深刻。L同学的父亲确诊新冠肺炎后却住不上院,她多方奔走,好不容易联系到了床位但父亲还是病重去世了,之后她母亲也继发感染新冠入院,目前症状严重在隔离治疗中。白天她强忍悲痛,应付处理大小事情,还要照顾好弟弟。到了晚上夜深人静的时候,就经常无法入睡,控制不住地多想,会默默哭泣,会心慌胸闷,甚至还会有消极轻生的念头。痛失亲人的她一直很自责,“如果我能早一点给他联系到床位,也许就不会死了……是不是只有我爸死了我妈才能住进医院……”

 

    L同学哭着诉说着心中的无奈与愧疚,王队长耐心疏导,鼓励她坚持下去,没有一个春天不会到来,我们会陪你一起走过阴霾,迎接明媚的春天……经过近一个小时的倾诉疏导,L同学情绪终于有所舒缓,之后我们也将继续跟进。

 

 

    挂掉电话时已近中午,饭还来不及吃,王队长就和我们分享起了这个案例。“L同学的内疚和自责,来自于她的负性认知,而负性认知,我们许多人都会遇到,只不过感受的强度不同。”是啊,其实我也有些自责,看到第一批援鄂医务人员在紧急支援武汉后,面对残酷疫情而引发了心理创伤,我们却没能第一时间给予抚慰,如果我们能再早一点过来就好了。可能是王队长看出了大家的情绪波动,安慰道,“我们只要认真工作,慎终如始,一切都是最好的安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