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03.25

    今天当班前,听说要来两位泰国籍人士,不会英语也听不懂中文,这让我们有些犯难。“要不,我们上网查查,干脆把采集鼻咽拭子的注意事项翻译成英语、日语、泰语等等多国语言的吧,这样可以方便沟通。”小伙子们说干就干,翻译、打印、张贴,这下“走遍天下都不怕”啦!读了几遍,我这个英文欠缺的人也来了点感觉,其实只要想学,随时随地都可以。

 

 

    接好班,一个来自中国台湾的阿伯感叹道,“我在嘉定工作这么多年,这里早是我的第二个家乡了。” 虽然带着口罩,但话语间能感觉到对嘉定那份浓浓的感情。

 

    送走他,菊园卫生服务中心的护士美妹就马上过来消毒现场。听说他们春节开始就没停过,从查道口、驻守隔离点到现在配合我们信息登记、消毒,任劳任怨,坚守岗位。其实在这场战“疫”中,每一个人都是“命运共同体”,总务部门为我们备好生活及工作物资,物业阿姨为我们浸泡消毒工作衣,志愿者为我们接收采样人员信息,或许我们叫不全他们的姓名,但为了拦截新冠病毒的传播,保一方百姓的安全都在默默付出着。

 

    完成工作回到生活区,刚洗好澡吃着营养均衡的晚餐,一声春雷突然响起,雨声也跟着紧锣密鼓地传来,赶快去关窗,一股热腾腾的带着泥土气息的空气扑面而来,好像好久没有闻到这股熟悉的味道了,走哪儿都带着口罩,嗅觉好像没有了用武之地,多希望在这个春天里能够多闻闻大地的味道,闻闻花香和清新的空气。我想在大家的努力下,这样的日子应该不远了……

 

    2020.03.26

    “3月28日零时起,对所有入境来沪人员一律实施为期14天的集中隔离健康观察……”随着通知的发布,我们嘉中心的四个小伙伴也将迎来采样点的最后一批被采样人员。来时我们是第一挡班,走时又是最后一档班,真真是应了那个词——有始有终,大家暗暗下定决心要站好最后一班岗。

 

 

    “最后一批被采样人员即将从浦东出发,一小时后到达。”信息组发来了通知单。细看名单,里面有位日籍人士以及一位未满2岁的小女孩,想着我们之前备好的日文版采样注意事项终于有了用武之地,处理起来应该不会太难。倒是那位小女孩让我们有了些许担忧,这么小的孩子还不懂配合,鼻黏膜也很柔嫩,而采样拭子都是统一大小的,采样时可能比较容易损伤到黏膜,家长不知会不会配合……

 

    21点多被采样人员准时到达采样点。果然如我们所想,抱着怀中熟睡的孩子,妈妈的语气都有些哽咽,“我家宝贝疫情期间从没出过家门,不会有事的,现在又睡得正香,能不能不要采样了?”“我女儿和宝贝差不多大,做爸妈的哪有不疼孩子的,我非常理解您。您放心,我动作会很轻柔,不会损伤到孩子的。” 王自军的真诚打动了妈妈,在大家的齐心协力下,顺利完成了小朋友的采样工作。

 

    送走了这最后一批,我们的采样任务也圆满完成,大家如释重负松了一口气。有人说,新冠病毒口鼻咽拭子标本采集是在刀尖上行走的一项工作,这话一点都不假。但是,为了早日战胜病毒,我们将义无反顾地站在咽拭子标本采集的最前沿,守住防控病毒的第一线!

 

    2020.03.28

    今天是完成采样任务后回家修整的第一天,昨晚是这几天来睡得最踏实的一夜,疼痛的颈椎也奇迹般的好了。正计划着好好做一顿丰盛的午餐慰劳一下在后方大力支持我的老公和女儿,电话铃声和短信通知却一个个不断传来。“马上做好准备,13:00接车至上海入境人员安亭隔离点集合。”挂掉电话,没来得及好好吃口饭,随时待命的我们,便带上原封不动的物资,再次向隔离点出发。

 

    来到隔离点,已经有“战友”等在那里了。安亭镇社区卫生服务中心的沈主任介绍,本次隔离人员共有两百余位,将于今晚及明天陆续到达。此时,已近黄昏,大家立即开始人员入住前的各项准备。大家分工协作,配合默契,相关准备工作“分分钟”搞定,咱们医务人员的效率就是杠杠的!

 

    18:08,“重头戏”正式开始。随着第一批隔离人员的到来,我们一群“大白”就像踩上了风火轮,“嗖”的一声过来,又“嗖”的一声过去,引导、登记、宣教告知、上传信息、指引入住以及回答各种你意想不到的问题……加上酒店改造成的隔离点灯光昏暗,地形复杂,护目镜早已被水汽蒙蔽了双眼,厚厚的防护服也湿透了,口罩闷得想吐,嘴巴干裂,来杯冰爽的可乐此时成了奢望。

 

    零点、两点、四点……六楼已满,五楼已满,四楼开启……看着源源不断的来客,大家没有一人有怨言,也没有一人主动说回去休息,有的是不忍让同伴孤军奋战的心和彼此关怀、互相照顾的温暖话语。

 

    “快回去休息一会,你已经工作快15个小时了。”

    “还能坚持,把这一批入境人员安顿好再说。”

    “你回去吃点东西吧,晚饭都没吃,天都快亮了”

    “快好了,等结束多吃点早餐就行,别浪费防护服。”

 

    就是这群值得敬佩的“男”丁格儿们,用滚烫的工作热情,向疫情宣战。

 

    五个楼层的入境人员渐渐都安顿好了,可大家并没有轻松下来。一个个“问题”宝宝开始了提问时间:我什么时候能回去?飞机改签怎么办?可以订外卖吗?我没有充电器,手机快没电了,能帮忙解决吗?……此时,极度的耐心和恰到好处的谈话技巧就真的很重要了,既要安抚焦虑情绪,满足正当需求又要婉转的拒绝过度要求。身为医护人员,现在的我们在隔离点主要解决的不是他们的身体疾病,而是心理问题,二十几小时的长途飞行,身体疲惫,又被狭小的空间压抑了情绪,落地之后再次被局限在客房中,不能像在自己家中一样自由进出,肯定会产生很多负面情绪,看来这是一个值得我们在今后工作中需要慢慢摸索和解决的问题。

 

——摘自孙岚战“疫”手记